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人民日报:美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 使美中贸易冲突再次剧烈升级-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 1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 1

2018年3月23日起,美国以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决定对来自中国等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作为反制措施,中国于4月2日起,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7大类128项进口商品中止关税减让义务,并加征关税。2018年4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处(USTR)发布了拟对从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的产品清单,涵盖约1300个独立的关税项目,特别集中于中国对美出口的化工品、药物、钢铁、电机发动机、机械设备、机床、存储器、电气设备、医疗仪器、信息通信技术、航空航天等。作为反制措施,4月4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玉米细粉、未梳的棉花、部分小麦、牛肉、烟草、汽车、化工品等14大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由此,媒体呼声叠出并日益高涨,将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称之为“美中贸易战”。

资料图:唐山港鸟瞰。

事实上,造成美国外贸逆差失衡的真正原因是源自美国自身,美元作为国际清偿手段以及国际生产分工等,决定着美国将保持持续的贸易逆差失衡。美中双边贸易失衡表象上看是双边贸易的结果,但实际上是受制于诸多决定因素。只要存在国际分工和贸易,美中这两个最大的国别贸易体出现贸易不平衡就是常态。对于不断升级的中美贸易摩擦,需要认清其实质,已由正常的贸易逆差摩擦升级到知识产权保护摩擦乃至国家安全壁垒摩擦,已变异为美国国内贸易法凌驾于WTO国际规则之上的新型贸易摩擦。

美国总统特朗普9月17日宣布,自9月24日起对中国价值20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10%关税,并于明年1月1日将税率升至25%,使得美中贸易冲突再次剧烈升级。目前涉及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总额已经达2500亿美元,占2017年中国对美商品出口规模的49.4%。

对此,中方可能的应对举措是:

面对美方不断升级的贸易冲突,美国中国总商会会长、中国银行美国地区行长徐辰代表在美中资企业强烈呼吁美国政府从历史和全局出发,珍惜中美两国建交以来取得的来之不易的宝贵成果,着眼未来,采取对美中两国人民负责、对世界稳定负责的态度,停止贸易对抗,重回合作发展的正轨。

第一,需要清醒地认识到中方在双边贸易摩擦中处于非对称的应对地位,虽然中国可定制地对一些美国大类产品祭出关税反制,但是就现有的中美双边贸易摩擦各自清单内容来看,中方在贸易领域内作为主要卖方,需要寻求最大的世界消费市场,应全力维护好WTO多边自由贸易规则,在美中不断升级的贸易摩擦中处于守势和必要的克制是重要的,应以促使美方重回磋商谈判为要义;第二,不宜叫嚷开打中美双边“贸易战”,应审慎地将其视为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或不断升级,中美重回贸易磋商合作是有共同利益基础的;第三,很可能“中美贸易战”是特朗普打响的要价算盘,促使中方显露还价的底牌;第四,东亚区域生产网络因为汇聚在中国投资,使得东亚国家及地区具有利益一致性,应警惕被美国串谋少数国家协同一致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摩擦所殃及;第五,中国需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对等地向WTO起诉美国将国内贸易法凌驾于WTO国际规则之上,通过磋商来解决贸易摩擦;第六,中国需要基于“一带一路”倡议,积极推进出口市场多元化,积极推进出口的主要产品多元化;第七,对美国不断挑起的双边贸易摩擦要区分级别:美中贸易摩擦升级、美中局部贸易战和美中全面贸易战,分别施以应对举措。

徐辰说,明年将迎来中美两国正式建交40周年。40年来,中美关系尽管经历了曲折和起伏,但总体上是向前发展的。早在上世纪70年代,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尼克松总统和福特总统先后访华,与中国领导人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一起,为两国关系正常化打下了坚实基础,改变了世界格局,还留下了“乒乓外交”这段佳话。而后,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访美,与卡特总统会面,又为两国关系谋划了健康发展的蓝图。在看到美国先进的生产力之后,小平同志坚定了推进改革开放的信心和决心,大批中国留学生赴美留学,开启了中美两国人员交往的序幕。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WTO 后,中美两国在经贸、科技、文化、教育、军事等各个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又不断取得重大进展。

以下为正文具体内容阐述:

今天,中美两国关系已经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中美两国的和平发展,共同合作对于世界各国的繁荣昌盛至关重要。中美GDP总和几乎占到世界经济总量的40%。中美双边贸易额从1972年的不到1亿美元已经增长到了2017年的6745亿美元,双方已经成为对方最大的贸易伙伴国。

一、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实质

但特朗普总统自参选到执政以来,一直不满于美国对华的贸易逆差,对中国采取了多种扭曲市场的对抗性行为。事实上,在服务贸易方面,美国对华则一直维持着顺差,而且中国生产出口到美国的产品,大多数为低附加值的中低端产品,其中包括许多在全球市场采购并在中国组装的产品,而这些性价比丰厚的产品,为美国的企业和消费者节省了开支,带来了效益和实惠。

第一,美国特朗普政府以美国贸易逆差和中美贸易不平衡为由,挑起了新一轮贸易摩擦。2017年3月3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两项关于贸易的行政令,聚焦美国贸易逆差问题,核心要求之一是评估双边贸易逆差形成的主要原因。现实中,由于中美显著的比较优势差异和美国对华出口管制政策等,造成了持续累积的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使得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凸显,成为特朗普政府不断挑起美中贸易摩擦的由头。但是,全球价值链的国际生产碎片化挑战了人们对中美双边贸易失衡问题的常识,需要从贸易增加值视角来重新评估中美双边贸易不平衡问题。

徐辰认为,美国若想减少对华贸易逆差,不应该通过增加关税、损害美国消费者和企业的利益来实现,而应该通过抓住中国扩大市场开放的机会、增加对华的商品和服务出口来实现。实际上,在中美今年开始的贸易摩擦之前,美中贸委会就曾预计至2026年,美国对华货物和服务出口将翻一番,达到3690亿美元,到2050年将增至5200亿美元。另外,通过多年的快速发展,中国经济增长已由“投资驱动”转为“消费驱动”,中国更是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消费者市场之一。按照现行的增速计算,2018年,中国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预计将首次赶上或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在中国消费升级的过程中,中国买家在海内外市场释放出强大的购买力为美国和全世界其他国家的企业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第二,美国“301条款”调查致使美中双边贸易摩擦升级,已由正常的贸易逆差摩擦升级到知识产权保护壁垒摩擦,乃至国家安全壁垒摩擦。2017年8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一项行政备忘录,授权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重点调查在技术转让领域里中国是否涉嫌违反美国的知识产权保护。8月18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宣布,将根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款,在涉及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领域正式对中国启动调查。此举引发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更有甚者触发“美中贸易战”。此外,2018年3月23日起,美国以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决定对来自中国等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第三,试图将美国国内贸易法凌驾于WTO国际规则之上,不断增添新的贸易摩擦。2018年2月28日,美国特朗普政府在提交国会的年度贸易报告议程中明确提出,“在2021年之前寻求扩大贸易促进权,进行谈判或修改贸易协定,使之公平、平衡;执行和维护美国贸易法,将继续利用美国法律提供的所有工具来打击不公平贸易;美国政府将积极努力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美国使用“201条款”和“301条款”等不断对中国增添新的贸易摩擦内容。

第四,美国政府拟对中国约1300个独立关税项目强行加征关税,中国做出拟对美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反制清单,使得美中贸易摩擦不断放大、升级。2018年3月22日,美国贸易代表处发布了对中国“301调查”结果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宣布将有可能对从中国进口的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23日,中国商务部给出了初步的反制措施,拟对自美国进口的部分产品加征关税,涉及美对华约30亿美元的出口。2018年4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处发布了根据所谓“301调查”,拟对从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的产品清单,涵盖了约1300个独立的关税项目,特别集中于中国对美出口的化工品、药物、钢铁、电机发动机、机械设备、机床、存储器、电气设备、电视机音像设备、印刷电路、半导体、信息通信技术、电车、航空航天、船舶、光学和电子医疗仪器、机器人技术等先进制造行业。对此,中国国务院新闻办于4月4日举办了中美贸易有关情况吹风会,指出美国发布的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涉及中国对美出口的1333项约合500亿美元的产品加征25%关税。作为反制措施,4月4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玉米细粉、未梳的棉花、部分小麦、牛肉、烟草、汽车、化工品等14大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据此,美中贸易摩擦在非对称中不断升级。

二、从中国反制清单和表态中审视应对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举措

第一,通过美国不断加压的美中贸易摩擦升级,中国需要清醒地认识到中方在双边贸易摩擦中处于非对称的应对地位。美国发布的对中国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主要聚焦于中国的先进制造行业,而中国作为反制措施,列出的产品清单,主要集中在美国农产品、成熟技术的汽车和化工品之上。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人口大国和世界主要制造生产国,中国需要寻求最大的世界消费市场来带动经济增长、解决就业问题。虽然中国可定制地对一些美国对华出口大类产品祭出关税反制,但是就现有的中美双边贸易摩擦各自清单内容来看,中方在贸易领域内作为主要卖方,应全力维护WTO多边自由贸易规则,在美中不断升级的贸易摩擦中处于守势和必要的克制是重要的。从1995-2015年美国对中国年均贸易逆差排名前24位的三分位贸易品来看,中国出口向美国产生贸易顺差的基本上都是劳动密集型贸易品和技术成熟型贸易品。据此,中国对美出口的这些产品很可能被美国从第三方进口同类产品所替代,使得中国在双边贸易摩擦中处于非对称的应对地位。2018年4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处拟对从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的产品清单,涵盖了约1300个独立的关税项目,特别集中于中国对美出口的先进制造行业。美方对中国这些领域出口加征关税直接损害到中国正在开展的技术升级和产业结构调整,进而损害到中国正在实施的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作为反制措施,4月4日,中国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玉米细粉、未梳的棉花、部分小麦、牛肉、烟草、汽车、化工品等14大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国国务院新闻办说反制清单是被迫和克制的。中国定制地聚焦向美国对华具有明显出口优势的一些大类农产品祭出关税反制,旨在促使谋求连任的特朗普不得不坐下来磋商美中贸易摩擦,是以促使美方重回磋商谈判为要义。

第二,美中作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两大贸易国,不宜叫嚷开打中美双边“贸易战”,应审慎地将其视为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中美重回贸易磋商合作是有共同利益基础的。究其原因,一是将近占到世界贸易1/4的美中两大贸易国,如果真的爆发贸易战,势必将世界经济增长拖入深渊。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总统不会乐见两败俱伤,加上美国刚刚走出将近8年次贷危机的阴影,可以认为美中作为必须负责任的两大国,势必还是要坐下来谈。二是此次美中贸易摩擦升级,应是特朗普政府在政经等综合因素下,对中国态度的试探,美中如果真的启动双边贸易战,对全球经济造成的巨大冲击,是完全不符合特朗普政府奉行的“美国利益优先”、高度关切美国经济增长和解决就业问题的。三是特朗普政府关注的美中贸易逆差是中美双边互补性贸易结构使然,并不能通过制造美中贸易摩擦来解决。1995-2015年美国对中国年均贸易逆差排名前24位的三分位产品,其贸易逆差占到美国对中国货物贸易逆差的88.0%。美中在其中的23类产品上呈现出贸易差额相反的贸易互补性。这证实即使美国不从中国进口这些产品,美国也会从其他贸易伙伴那儿进口这些产品,国际分工生产决定着美国在这些产品上将呈现持续的贸易逆差失衡。

第三,中国作为世界上跨国企业云集的制造中心,如果美中贸易摩擦真的上升至双边开打贸易战,那么影响的绝对不只是中美双方,包括亚洲的日本、韩国、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地区乃至美欧在中国大陆的投资企业都会遭殃,将有可能引爆全球性经济萧条危机。相信这与特朗普高度关切美国“经济增长问题”和解决美国“就业问题”的执政理念是不相一致的。很显然,中美贸易战就是特朗普打响的要价算盘,促使中方显露还价的底牌。在全球生产网络下,中美双边贸易失衡是跨国公司向中国直接投资转移、特别是东亚企业在中国生产引致贸易差额转移的结果,由此加重了中美双边贸易不平衡。事实上,只要存在国际分工和贸易,美中这两个最大的国别贸易体出现贸易不平衡就是常态。据此,东亚区域生产网络中的国家及地区具有利益一致性,应联合起来警惕美国串谋少数国家协同一致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摩擦,否则也不可避免被“美中贸易战”所殃及。

第四,鉴于美中贸易摩擦已由正常的贸易逆差摩擦升级到知识产权保护壁垒摩擦,美方将在涉及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领域正式对中国启动调查,因而中国需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积极应对。因为与专利技术相结合的知识产权壁垒是一种更具杀伤力的新形式贸易壁垒,美国利用在知识产权上的技术垄断和竞争优势,对中国吸收FDI的技术溢出效应和提升外贸竞争力都构成了强大的外在遏制力。为此,中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一方面是出于自我保护的要求,另一方面也是中国能够对等地向WTO起诉美国将国内贸易法凌驾于WTO国际规则之上的基本要件,通过WTO下磋商来解决贸易摩擦。

第五,给定外生的国际贸易环境,反倾销侵蚀着中国对外贸易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知识产权壁垒遏制了中国吸收FDI技术溢出和中国提升对外贸易的竞争优势,因而中国积极拓展新兴市场如东盟和金砖五国,特别是推进与“一带一路”国家间贸易和投资,积极推进出口市场多元化,调整中国对外贸易出口结构和对外贸易方向是非常重要的,但中国若采取偏离美国、欧盟等巨大市场的贸易发展战略在短中期内是不切实际的。积极推进中国外贸出口的主要产品多元化是重要的,这需要知识产权保护来推动中国企业产品创新。

第六,对美国不断挑起的双边贸易摩擦要区分级别,分别施以应对举措,促使其重回到贸易磋商上来。一是对于涉及中美双边贸易额约1/10的贸易摩擦,将其界定为美中贸易摩擦升级。中国仅限于使用贸易领域正常和常规的贸易规则和手段如报复性关税、起诉至WTO等来应对美方的贸易摩擦行为。二是对于涉及中美双边贸易额约1/5的贸易摩擦,将其界定为美中局部贸易战。除了使用贸易领域常规的贸易规则和手段进行反制之外,中国应借助2016年10月人民币已加入SDR货币篮子的有利契机,积极推动和扩大人民币在中国对外贸易和投资中发挥双边货币互换的媒介货币作用,部分消减美元的国际霸权信用货币范围。三是对于涉及中美双边贸易额约1/3的贸易摩擦,将其界定为美中全面贸易战。中国除了通过进行双边货币互换来降低美元国际影响力之外,还可基于持有的大量美国国债,可通过有意识地稍微减持美国国债,适当触及一下美元的信用进行市场性警告。2018年3月15日,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1月中国减持167亿美元美国国债,但仍为美国第一大债权国,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规模为1.1682万亿美元。如何让外国政府和投资者仍持续不断地持有美国国债呢?美国就必须得维护好美元作为国际结算、媒介货币的国际货币信用!从而促使其坐下来与中国重新磋商。

(作者为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