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海军恢复第二舰队直言应对中俄 俄专家:美经济将无法承受-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图片 4

图片 1

图片 2

原标题:美国海军增强大西洋战备 随时准备与俄罗斯开战

新任美国潜艇部队和北约盟军潜艇司令部指挥官查尔斯·理查德中将(Vice Admiral
Charles A. “Chas” Richard)

资料图:美国海军舰队司令部司令克里斯托弗·格雷迪(Christopher W.
Grady)(左图)与美国海军中将安德鲁·刘易斯(Vice Admiral Andrew L. Woody
Lewis)。(右图)

图片 3

(考消息网9月12日报道)据美国《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双月刊网站9月10日发布的题为《美国海军正准备在大西洋与俄罗斯开战》的文章称,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约翰·理查森上将(Admira John
W.
Richardson)说,过去5年内,俄海军在北大西洋变得越来越活跃,这使得美国海军指挥官有必要回归“竞争心态”。

(环球时报8月27日报道)时隔7年,美国海军第二舰队突然再次复活。当地时间24日,恢复第二舰队建制的仪式在冷战时期美国海军的指挥部——诺福克军港举行,第二舰队组建于1950年,在冷战时期与苏联的对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其辖区包括美国东海岸、整个北极圈、白令海峡以及挪威和俄罗斯沿海。美国海军舰队司令部司令克里斯托弗·格雷迪(Christopher
W.
Grady)解释说,恢复第二舰队是因为美军的海上力量“正受到两大复兴力量的挑战,即俄罗斯和中国”。

国家利益网9月10日消息: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约翰·理查森上将10日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在过去五年的时间里,俄罗斯与中国海军在北大西洋的活动越发活跃,这使得美国海军指挥官必须重新恢复“竞争心态”。

报道称,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理查森谈到俄海军在北大西洋的活动时说:“我们谈论的(活动)比我们在过去25年里看到的还要多。”他还说,中国海军“在海上威胁方面,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一场不断加剧的竞争”。

而俄军总参谋部作战总局副局长瓦列里·扎帕连科25日表示,美国此举“应被视为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可能发生大规模冲突的某个阶段”。中国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2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第二舰队恢复的逻辑,正是美国冷战思维全球扩散的具体化。”

图片 4

新任美国潜艇部队和北约盟军潜艇司令部指挥官查尔斯·理查德中将(Vice Admiral
Charles A. “Chas”
Richard)在8月3日上任时更直白地说:“准备战斗!”理查德说:“只有做好战斗准备,我们才能有望避免战争。如果战争无法避免,我们国家期待并要求我们取得胜利。我们不会失败!”

恢复第二舰队建制的仪式24日在“乔治·布什”号核航母(CVN-77)上举行。据美国《海军时报(Navy
Times)》报道,美国海军中将安德鲁·刘易斯(Vice Admiral Andrew L. Woody
Lewis)出任这支舰队的指挥官,“战略家眼中的美国后海——大西洋——将由刘易斯率领下的这一舰队来完成巡逻任务”。刘易斯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两年后成为海军飞行员,曾在伊拉克、波黑和阿富汗执行了100多次战斗任务。

他提到,俄罗斯海军在北大西洋的活动比过去25年中看到的都多,中国海军造成的海上威胁也越来越迫近。海军中将查尔斯·A·理查德8月3日就任联合潜艇司令部司令时则更直接喊出了“准备战斗!”的口号。他说:“只有时刻做好战斗的准备,我们才有资格希望避免战争。一旦开战,我们的国家才有望取得胜利。我们必须立于不败之地!”

报道认为,两位将军的警告反映了美国2018年国防战略中描述的威胁,该战略要求使美军把与俄中的“大国”竞争成为首要重点,而不是打击恐怖主义。前不久,美国海军宣布重启第二舰队,指挥海军在美国东海岸和北大西洋海区的行动,以应对俄罗斯对北约盟友构成的日益严重的威胁。

刘易斯当天在就职仪式上说:“世界舞台上有一些坏演员,我们在战略文件中将其称为竞争对手。他们打算破坏和改写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建立的秩序,并威胁我们拥有的神圣权利和与生俱来的自由。”他声称,第二舰队有着悠久的历史,“我们将尊重这一遗产”。“但是,我们不会简单地从以前的起点开始。我们将积极并迅速地重建成一支高效的作战队伍。我们做好准备从失败中去学习和适应,以便创新和建立一支准备战斗的舰队”。

海军军官的这些讲话与美国防部发布的《2018美国国防战略》相契合。该文件指出,与中俄等的“大国竞争”已经取代“打击恐怖主义”,成为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关切。今年5月,美国海军宣布重建第二舰队,负责监控美国东海岸和大西洋北部地区的海军活动,应对俄罗斯的扩张和对北约盟国构成的威胁。

海军说,应对这一威胁需要整个部队转变思想。海军对“任务与意志”网站说:“我们的海军领导人明确表示,每名官兵都需要采取更具竞争性的思维方式。为了保持美国的海上优势,我们不仅要在海军内部,而且必须要和其他军种、盟友与伙伴一道,集中精力提高我们的作战杀伤力和备战能力。”

负责大西洋水域内美国舰队的训练、调度等工作的美国海军舰队司令部司令格雷迪说:“海上竞争的日子和对美国海上安全的挑战已经回归了,我们国家安全的两个重要因素——海上控制和力量投射,正受到两大复兴力量的挑战,即俄罗斯和中国。在冷战结束的最初近30年里,我们作为一个国家,从未面对过这样的竞争。”

美国海军表示,要应对这一威胁,军队需要在心态上做出转变。海军曾向媒体表示:“我们的海军将领向每位士兵都清晰地传递了这样的要求:我们需要强化竞争心态。”“为了保持美国的海上优势,我们必须集中精力增强作战能力与战备水平,这不仅是指海军自身,其中也包括海军与其他联合作战力量、盟友及友军协同作战的能力。”

报道评论称,好战的俄军令海军尤其担心。2016年,海军上将詹姆斯·福戈三世说:“一支高效、训练有素、技术先进的俄罗斯潜艇部队正在再次挑战我们。俄罗斯潜艇正在大西洋游弋,测试我们的防御能力,对抗我们的制海能力,为复杂的水下战场做好准备,以便在未来的冲突中占据优势。”然而,当被问到有关理查森接受美国媒体采访的问题时,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N. Mattis)说:“我们关注着所有潜艇的活动。(我)并不担心。”

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约翰·理查德森(John
Richardson)也在仪式上致辞。
他回顾了曾经的第二舰队在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中所担负的角色,包括拦截开往古巴的船只、为海军陆战队可能的入侵做准备和监视大西洋海域的飞机和商船等。理查森说:“这一新的行动(重建第二舰队),部分是由于力量不断上升的俄罗斯引起的,美国国防战略明确表示,有些国家妄图重新界定大西洋。”理查森还呼吁美国的盟友与第二舰队合作,在开拓新的和实验性作战概念中发挥核心作用。

相较于在北大西洋活动的中国潜艇,美国海军更担心好战的俄罗斯军队。2016年,美国海军上将詹姆斯·福格三世曾称,现阶段俄罗斯与美国之间的紧张态势是继一战、二战和冷战后的第四次“大西洋之战”。福格谈到:“高效、业务娴熟、技术先进的俄罗斯潜艇部队又一次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俄罗斯潜艇正在大西洋潜行,试探我们的防御能力,对抗我们对海洋的控制,打造复杂的水下作战空间,让自己在未来的冲突中占据优势。”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复杂的水下作战空间”是一个有所保留的说法。理查森曾指出:“美国海军需要解决的先进干扰设备越来越多。这是我们行动中的一个新内容。这些干扰技术在未来的战斗中将发挥决定性作用,我们必须也要投资发展这些技术。”

上述并非在淡化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日益增长的威胁。据美国国防部的统计数据,在过去10年中,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潜艇舰队增速飞快,预计到2020年将拥有70艘潜艇。

欢迎关注卫星工众号【美军事进行时】,更多精彩内容呈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