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惑之年”重回正轨,中日关系迎来窗口期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1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1

在2018年10月中旬举办的北京—东京论坛上,日本前驻法国大使小仓和夫在祝酒时用中国成语“欣欣向荣”来比喻中日关系的未来。这不仅仅是一句祝酒词,也反映了日本有识之士对中日友好关系的热切期盼。

安倍访华期间得到中方高规格接待。国家主席习近平,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分别会见安倍。习近平主席夫妇专门同安倍夫妇举行餐叙。李克强总理同安倍举行会谈。两国领导人就改善发展中日关系及双方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广泛、坦诚地交换了意见,取得不少共识。

资料图:特朗普和安倍会面。

经历了近十年的“冰冻期”,中日关系终于在2018年峰回路转。5月上旬,李克强总理访日;10月下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华,这是七年来日本首相首次对华进行正式访问。有评论称,中日恢复高层互访,就如同按下了两国关系重新向好的“重启键”,这个比喻,恰如其分。

10月2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结束了对中国为期三天的访问。

【环球网军事综合报道】《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弗里曼日前发文称,特朗普亲口表示虽然“与日本领导人关系好,但只要告诉他们需要付多少钱,这一关系就会结束。”外媒预估美国下一步将把矛头对准与日本的贸易。

安倍首相访华,在时间上有三个“巧合”。一个巧合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40周年;另一个巧合是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第三个巧合就是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全球格局发生了新变化的大背景。

李克强和安倍还出席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纪念《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招待会并致辞。双方举行了首届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部长级论坛,两国近千位企业家代表出席。

无独有偶,安倍此前也针对日美关系及贸易纠纷明言:虽然与特朗普有很好的友谊,但是“不会将个人友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

说是“巧合”,其实不过是作者为使文章增色进行的渲染而已,正如英国诗人蒲柏所说,一切的偶然,都是注定的必然。安倍访华,中日关系回暖,背后都是国际形势发展变化的必然逻辑。

安倍此访的具体成果丰富,两国政府和企业之间签署了60多项协议,包括双边货币互换协议、搜救协议以及企业间的商业协议等。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自特朗普就任来,日美关系表面亲密,实践中却矛盾频频。由于经贸上受美国要挟制裁,导致日欧自贸协定签署、中日韩重启磋商、中日关系明显回暖以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加快步伐;美对日美同盟不断发牢骚,在半岛事务上也几乎不顾及日方诉求;美不断退出各类多边协议,日本却在各种场合不断重申坚持多边合作立场、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等。尽管长期形成的日美关系可能不至于那么脆弱,但秉持“商人思维、美国优先”的特朗普,让日美关系正发生深刻变化,矛盾不仅限于经贸领域,几乎正在向大格局方向发展。

40多年前,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田中角荣、福田纠夫等中日两国老一辈领导人,以极大的政治勇气和政治智慧,结束了战后两国不友好、不往来的局面,实现了中日邦交正常化,把中日关系拉回到和平与合作的轨道上来。《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签订,不仅是对亚洲和世界和平的贡献,也为中国的改革开放营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条约》签订两个月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正式开启。

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中日关系已进入“不惑之年”。在此重要节点,两国领导人时隔11年再次实现年内互访,推动重回正轨的中日关系向前发展,意义十分重大,有助于巩固提升中日两国政治互信,深化双方各领域务实交流合作,有助于推动中日关系在重回正轨基础上不断取得新的发展。

众所周知,日美关系是当今世界上唯一一对具有制度保障的、强烈依附性的大国关系。美国因素对于日本而言,甚至具有某种“内因”的特质。美国不仅有军队驻在日本,而且在外交、安全甚至经贸等各方面对日本具有很强的制约力。这里有二战后安排等历史因素,有美国强大的综合国力支撑,也有七十多年来美国与日本多层次磨合形成的“特殊关系”。但是,由于美日双方都在发生的变化,它们之间的关系也势必从内部产生深刻的动荡。

40年来,中日两国的贸易额从1978年的40多亿美元,增加到今天的3000多亿美元,人员往来也从几万人次增加到今天的超千万人次。改革开放,让中国的经济飞速发展,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为建立新时期中日关系奠定了基础。可以说,没有中美、中日关系的改善,中国的改革开放就不会有良好的国际环境,就难以取得今天的成就;同样,没有改革开放带来的经济发展和国际地位的提升,中国也无法成为日本真正意义上的合作伙伴和竞争对手。

未来三年是中日关系发展“窗口期”

特朗普上台后的变化当然是主导因素。首先,以特朗普为代表的“美国优先”外交价值观正逐渐在美国政界及社会占据上风,“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都是这种思想的特征。这对于美国的外交政策及美日关系,无疑具有强大的制约性影响。

安倍访华正赶上国际环境发生了新的变化,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以来,借口“美国优先”,挥舞贸易保护主义大棒,大搞单边主义,对现有多边合作框架和国际经济秩序以及国际关系都带来巨大的冲击和伤害。中国要在40年发展的基础上,继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就必须坚定地反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而日本以原料进口、加工制造和出口为特色的经济结构,决定了它更加不能接受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

展望未来三年,中日关系面临一些关键节点:2019年,日本将举办二十国集团峰会。2020年,中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日本将在历史上第二次举行奥运会。2021年,中国共产党迎来建党100周年,日本将举行众议院大选。

其次,美国综合国力的相对下降及世界格局的变迁,使得美国在行使“宗主功能”时不仅力有不逮,而且从理念认同上逐渐从“多边向双边(实质是单边)”靠拢。尤其对东亚这样“鞭长莫及”的事务,表现出比较消极的心态。

尽管由于领土和历史问题,中日双方龃龉不断,但与反全球化潮流和贸易保护主义给国际秩序带来的威胁相比,与两国关系的大方向和未来相比,孰轻孰重,中日两国民众和政府都能看得清楚。这才是安倍访华,中日关系回暖得以实现的真正原因。

综合考虑中日两国的国内政治议程、双边关系合作潜力以及国际地区环境的变化,中日关系持续改善发展有望保持强劲势头,中日关系可望迎来一段平稳发展的“窗口期”。

再次,特朗普代表了美国一直存在的一种保守立场,既有基于实力观等对日本的“轻视”(相对于中俄)、又有源于历史观对日本的“敌视”,更有出于“逆差”等利益观对日本的“虎视”。这些因素及变化,正在搅动日美关系。

中日关系出现转机,无论对中国还是对日本,都是难得的机遇,双方都应该有所作为,力争让中日关系尽快走出低谷,回到正常发展的轨道上来。理解改善中日关系的重要意义,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眼:

目前看,改善对华关系已经成为日本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共识。去年下半年以来,安倍在不同场合多次表达了推动日中关系发展的意愿,表示要“将日中关系提升至一个新高度”。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接受日本各报的年末专访时,称“日方是真心实意地想改善与中国的关系”。

而日本近年来不断加大走向政治大国的努力,本来“搭美国车”是一个很便利的选择,但美国的变化使日本不得不另做打算。虽然劝美国“回心转意”仍是日本的选项,但特朗普的“折腾”,表现出美国政治走向的不确定性,使“求稳怕乱”的日本难以适应。

第一,中日关系不是简单的双边关系。中国和日本同为亚洲的重要国家,又是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经济体,在亚太和世界事务中共同发挥着重要作用。这样体量的两个国家如果采取对抗的态度,不仅会影响亚洲和谐安宁,也会影响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因此,处理好中日关系十分重要,其意义已远超双边的范畴。

今年5月,李克强访问日方期间,安倍给予了高规格接待,几乎是全程陪同李克强访问,离开时亲自将李克强送到飞机舷梯告别,足见其对改善两国关系的殷切。安倍并多次明确对李克强表示,日中关系要由“竞争转向协调”。在这次访华期间举行的中日联合记者会上,安倍再度呼吁中日关系“从竞争到合作,将中日关系推上新时代”。据统计,安倍在回答记者提问的6分钟时间内,8次提到“协调”、“合作”。

日本无论上下左右,如今都对美国尤其特朗普有诸多不满,政治矛盾让日本损失的是“真情实感”,经贸纠纷让日本损失的是“真金白银”,日本不得不考虑自己今后的出路。而且日本确实一直存在着各类“亚洲主义”的要素,中国等的蓬勃发展也一直在提醒日本天下有“条条大路”。近来中日关系回暖,固然是双方内在动力为主,但日美(以及中美)关系的变化,当然也发挥着助推作用。而这些又对日美关系形成“此起彼落”式的冲击,使得这种变化不仅具有政治、外交、经贸、体制等方面的要素,而且具有一种时代感。▲(作者是凤凰卫视评论员)

第二,互惠共赢,前景广阔。一旦双方由竞争对手转变为更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在市场与技术优势互补的基础上,开拓更加广泛的合作领域,如第三方市场合作。中国有强大的加工、制造能力,日本有先进的管理能力和科学技术,一旦在国际市场相遇,竞争不可避免。如果一味针尖对麦芒,势必两败俱伤,不仅使双方企业受损,还会降低服务水平和质量。此次安倍来华,带来了由商界领袖组成的庞大的代表团,还将出席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这说明双方对此还有共识。

据日媒报道,安倍侧近人士曾透露,安倍欲有意将改善对华关系打造成外交上的最大亮点和执政遗产之一。笔者近期同一些关注中日关系的日方人士交流,对方普遍表示,安倍确系真心希望改善对华关系。他们称,在美国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消极对抗明显上升的背景下,安倍政府逆势而上,坚持持续改善对华关系,显示出日本的对外战略也在发生微妙变化,安倍政府有意在中美之间谋求一种新的平衡。

第三,共同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维护自由贸易体制和世贸组织规则。近两年来,美国一边在国际事务中“退群”,一边推行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不仅给现有的国际贸易秩序带来冲击,对中国和日本的利益造成伤害,还严重扰乱了国际关系和世界格局。中国和日本作为多边贸易体制的受益者和维护者,完全有理由联起手来,反对贸易保护主义,通过推动中日韩自贸协定与多边机制,共同建立和维护开放型的世界经济体制。

安倍于今年9月如愿连任自民党总裁,任期至2021年。如无意外,其首相任期也将延续至2021年,成为日本宪政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作为强势首相,安倍没有政治竞选压力,可以专心地推动自身内外政策议程。在对外政策方面,安倍政府对华政策将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

第四,中日之间有着两千多年的交往历史,也有过战争带来的惨痛教训,两国关系既复杂又特殊,不能指望永远是一帆风顺的态势,双方要以更长远的目光和更宽广的胸怀来看待中日关系,以理性和现实的态度处理问题,不被情绪裹挟,不被暂时无法解决的问题所羁绊。只有如此,才能推动中日关系发展到新的阶段,增进两国人民的福祉,促进世界的和平发展。

中国政府重视中日关系的政策始终如一,坚持牢牢把握两国和平、友好、合作大方向,这是一项既定政策,不会因一时一事而改变。

毕竟,与历史相比,未来更大。

当前,中国正处于到2020年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需要为进一步深化改革和对外开放创造更为有利周边和国际环境,因此有强烈意愿和耐心积极推动中日关系保持稳定和不断发展。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约40周年。过去40年在影响中国改革开放的外部的因素中,日本因素占有突出的重要地位。当前,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进入新阶段,如何实现高质量和可持续发展,日本在这方面的正面经验和反面教训对中国尤其重要。

高层交往对两国关系改善与发展具有重要的引领作用。双方应加强对中日关系的顶层设计和高层引领,不断增进政治互信。

中日关系将保持强大内生驱动力

近期,中日两国媒体,也包括一些西方媒体,在报道中日关系改善时,都不忘提及美国因素。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中日关系此轮改善与升温,特朗普政府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起到了推动作用。然而,这种观点忽视了中日关系的内生动力。中日两国日益密切的经济联系和人文交流一直是中日关系发展的内生驱动力,未来三年有望进一步得以强化。

在投资领域,据日方统计,2017年日本对华投资32.7亿美元,同比增长5.1%,扭转了连续4年下降趋势,今年上半年更是继续保持快速增长势头。在贸易方面,据中方统计,今年上半年,中日双边货物贸易额达到2141亿美元,同比增长11.2%。可以预计,未来三年,随着中日在高端制造、金融、创新、养老等领域合作的深入推进,以及“一带一路”框架下第三方市场合作逐步落地,中日经贸关系将再上新台阶。

在人文领域,据日方统计,今年上半年中国大陆游客访日人数首次突破400万大关,达到405.6万人次,同比增加23.6%,牢牢占据外国游客首位。受益于此,中国民众对日感情出现明显好转。10月11日,由中国外文局和日本言论NPO共同实施的“中日关系舆论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受访者对中日未来关系发展更趋乐观。越来越多中国受访者认可中日关系重要性,期待进一步加强双边和多边合作。

同时,日本民众对华感情也在改善,尽管幅度不是很大。考虑到日本本质上是一个较为封闭的精英社会,舆论导向和民情民意受政治精英、学术和媒体界的影响很大,随着两国领导人交往的恢复和加强,中日政治关系回暖的气氛会逐步向日本社会扩散,民众对华感情未来三年会有较大提升。

中日两国合则两利,斗则两伤,这是两国政府和战略界对双方关系的理性认识。过去这些年中日关系的反复折腾,再次验证了这个道理。事实上,两国改善关系的愿望其实早已开始酝酿,中日关系的基本面是内因,国际形势的变化则起到了顺水推舟的作用。

第五个政治文件与中日关系长期健康发展

毋庸讳言,中日关系要实现长期健康稳定发展,仍面临不少严峻挑战。当前,中日两国在仍处于相互认识和相互定位的调整磨合期,中日间的结构性矛盾仍会不时凸显。双方之间长期存在的历史、台湾、领土和海洋权益等问题短期内无法根本解决。

从长远看,中日关系能否最终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关键要看双方能否增进政治和安全互信,从战略的高度和长远的角度把握两国关系的发展方向,真正视对方发展为机遇,将“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的政治共识真正转化为具体政策和行动。双方在政治安全领域要主动开展正面互动,着力于扩大利益共同点,加强经济合作,人文交流;同时,妥善管控历史、东海、台湾问题等矛盾分歧,共同开创两国关系新的未来。

未来一个时期,双方要遵循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原则精神,相互支持对方和平发展,尽快找到符合时代潮流与两国各自利益的新的相互定位。

近期,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等公开提出,为增进政治互信,日中双方有必要签署第五个政治文件。距离2008年签署的第四份政治文件《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已过去10年。既然日方有这样的政治意愿,中方不妨顺势而为,以此为契机引导日本更加理性认识中国,共同探讨塑造符合时代潮流与两国各自利益的新定位。

笔者认为,进入“不惑之年”的中日关系已站在了新的起点,两国关系定位也要从十年前确定的基于利益交换的“战略互惠关系”向更为积极的方向推进,应该构筑面向未来、基于命运共同体意识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世界大变局更需稳定的中日关系

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面临着深刻复杂的变化。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秩序变革加速推进。同时,逆全球化倾向抬头,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愈演愈烈,世界经贸环境发生明显变化,国际环境不稳定与不确定性大增。

在此背景下,中国和日本作为世界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的,两国关系早已超越双边范畴,越来越具有地区和全球意义。中日两国在共同维护以联合国为基础的多边主义国际秩序和以世界贸易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等方面的共同语言和共同利益在大幅增多。

安倍在访华前接受中国媒体联合采访时表示,日中两国共同负有对本地区及世界和平繁荣的重大责任,两国应从大局出发稳定发展友好合作关系。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在会晤安倍时,也强调了两国携手为亚洲和世界发展作贡献的重要性。

在亚太地区,随着美国单边主义、孤立主义和利己主义甚嚣尘上,中日携手合作对于维护开放包容的地区经济秩序,将会发挥更为重要的建设性作用。近年中日联手东盟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就是明显例证。地区国家也十分期待中日尽快改善关系,携手合作应对全球性挑战,为亚太和世界提供公共产品。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