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称CIA在华间谍网遭中国破解 致至少30名美间谍被铲除-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美女间谍”安娜·查普曼通过间谍交换返回俄罗斯。2013年美国中情局和国家安全局特工斯诺登从香港逃到莫斯科时,安娜·查普曼还表示愿意嫁给斯诺登。美国副总统彭斯最近宣布对中国进行新冷战,评论说美中关系落入了所谓“修昔底德陷阱”,即守成强权受到崛起强权挑战导致对抗冲突。与此同时中国,俄罗斯同西方的间谍战也被说成进入新一轮冷战。俄罗斯情报界在苏联解体后一度陷入混乱,无所作为,但很快恢复了对外情报活动。BBC俄罗斯语记者报道说,美国和中国间谍战也趋白热化,另外西方还要面对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威胁。情报战的这些新动向,被一些专家说成第二次冷战。苏联是20世纪美国的主要地缘政治敌手,削弱和摧毁苏联一直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活动目标。苏联解体后,美国和英国情报官员的主要敌人消失了。后来西方情报机关一度把注意力集中到东方的新威胁上面,即伊斯兰极端主义。但是BBC俄罗斯语记者科兹洛夫斯基(Sergey
Kozlovsky)和高尔亚什科( Sergey
Goryashko)说,现在西方国家明白了,他们同苏联的继承者俄罗斯的意识形态斗争远远没有结束。一些专家认为,在2000年后出现的新形势可以被称为“新冷战”。这个词最早出现在英国记者卢卡斯(Edward
Lucas)的《新冷战:克里姆林宫如何威胁俄罗斯和西方》的书中。当然也有许多专家说“新冷战”的描述并不准确,这不是新的战争,而是过去的对抗进入了下一轮。,
间谍机构历史的作者林德尔(Joseph
Linder)认为,意识形态冲突决定了这种对抗继续存在。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宣布对中国进行新冷战,标志着中美关系降到新低点。美国中情局前副局长莫雷尔(Michael
Morell)在2018年3月说,“在(俄罗斯)入侵格鲁吉亚,入侵乌克兰,干涉叙利亚,干涉选举,俄罗斯雇佣兵在叙利亚攻击美军之后,没有人怀疑我们再次处于冷战状态中。”许多专家都同意,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的行为发生了变化。林德尔认为,过去许多国家或恐惧,或仰慕苏联,是因为苏联具有别国没有的资源。现在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的新角色引起恐惧,因为(西方)需要俄罗斯像在90年代那样下跪,他们期待俄罗斯垮台。但是俄罗斯并没有垮,不仅如此,俄罗斯还开始奉行独立的国际政策
。中国破获美谍报网BBC的报道说,美国情报界在中国遇到了数十年来的最大挫折。2017年5月《纽约时报》报道说,中国情报机构在2010年开始识别并处决美国在中国情报网的间谍。根据去年《纽约时报》引用的消息来源说,美国在中国的十多名情报人员死去,还有一些被关进了监狱。美国在中国经过数十年建立的有20多名成员的情报网受到了破坏。2018年8月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报道,一名前官员说在两年期间被中国处决的美国情报人员约30名,还有些消息人士说被处决的人数更多。所有被中国情报机关逮捕的情报人员最后都被处决。当时《纽约时报》报道把美国间谍网在中国的损失同过去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的变节者埃姆斯和汉森造成的损失相提并论。上世纪80-90年代中情局负责俄罗斯情报搜集的特工埃姆斯(Aldrich
Ames)向苏联/俄罗斯提供了大量情报,导致许多美国在俄罗斯的间谍被抓。分析认为中国反间谍机构通过中情局加密通讯系统的代码破坏了美国在华间谍网,中国还同俄罗斯分享了有关情报。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汉森(Robert
Hanssen)在1979-2001年间向苏联/俄罗斯提供了大量秘密文件,导致许多在俄罗斯的美国情报人员被捕和被处决。一个消息人士对《外交政策》说,“以前我们曾认为我们安然无忧,我们认为我们不可战胜。”经过分析,美国当局认为在中国的情报网被破获可能的原因有三个:中国特工的努力;中情局在华特工粗心;通讯系统遭到黑客攻击。中情局官员同情报人员用加密系统联络,而这种加密通讯和互联网相连。他们同新招募者通过一种中级版的加密系统联络,用意是如果新人被判,或者是双面间谍,也不会让中国侵入加密联络系统。不过主要系统和中级系统都使用同样的代码,这就为黑客提供了进入主要加密通讯系统的渠道。消息人士对《外交政策》期刊说,中情局“搞砸了防火墙”,没有把两个加密通讯系统隔开。《外交政策》的消息人士确信中国同俄罗斯分享了破获美国情报通讯的情报,美国在俄罗斯也适用了同样的通讯系统。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NBC)
报道说,当美国情报人员在被捕的时候,中情局在俄罗斯的情报人员突然中断了联络。俄对英的间谍战英国前情报官员说,俄罗斯总统普京随着国内地位巩固,正不择手段地从英国招募变节者。这位前情报官员对《镜报》说,虽然普京渲染俄罗斯受到西方的围堵,但是俄罗斯情报机构一直在干扰破坏西方的民主制度,俄罗斯情报部门正在积极在英国招募潜在的变节者。据周一(10月15日)《镜报》的报道说,他们得到的一份泄露的政府文件显示,英国外交部对前情报官员和前外交官发出紧急通知,警告他们说“俄罗斯情报机构把在职和离职的官员当做高价值(招募)目标”。《镜报》的安全和防务编辑克里斯·休伊(Chris
Hughes),英国情报部门的规模在过去15年扩大了一倍。这意味着掌握敏感情报的人员增多,许多前情报官员和前外交官都熟悉英国间谍和双面间谍的名字,以及最新的间谍技术。报道说,斯克里帕尔当初在俄罗斯军事情报部门服役,而且在1990年代还负责军事情报部的人事部门,掌握了大量在欧洲的俄罗斯特工情况。自然这些人成了俄罗斯情报部门招募策反的目标。《镜报》报道说,俄罗斯在这方面特别努力,他们试图雇佣英国的情报公司搜集一些个人的资料。与此同时,英国情报机构负责人周二(10月16日)警告说,俄罗斯情报人员攻击进入英国的电脑系统,待机发动破坏性的网络攻击。《伦敦旗帜晚报》报道说,英国国家网络安全中心的负责人马丁(Ciaran
Martin)说,俄罗斯和其他敌对国家在英国网络中找到立足点,令他们能够发动网络攻击。伦敦的毒剂暗杀今年3月俄罗斯前间谍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和他的女儿受到使用神经毒剂的攻击后,俄罗斯和英国关系急剧恶化。和英国情报机构合作的俄罗斯前间谍斯克里帕尔在英国成为“毒杀”目标,英国指责俄罗斯在英国发动“化武攻击”,两国外交关系恶化。普京最近说,斯克里帕尔是“叛徒”,“人渣”。普京在一个2010年的视频中说,“请相信我,叛徒会自取灭亡”。之前在2006年11月,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官员利特维年科(Alexander
Litvinenko)在伦敦因钋中毒身亡。报道说他同前克格勃官员卢戈沃依(Andrei
Lugovoy)和俄罗斯商人考夫顿(Dmitry
Kovtun)在伦敦会面后身体不适,数星期后死去。经过调查,英国警方认为利特维年科死于放射性物质钋-210中毒,在同卢戈沃依和考夫顿会面期间,利特维年的茶杯中被放入了钋
。后来负责调查的英国的尸检法官欧文爵士说,投毒者可能按照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指示行事,得到了该组织领导人帕特鲁舍夫(Nikolai
Patrushev)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准许。欧文还认为,谋杀的动机可能是利特维年科为英国情报部门效力,而且他激烈批评前雇主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个人,并且同克里姆林宫的反对者来往密切。同他秘密交往的政治反对者当中有在伦敦流亡的俄罗斯大亨别列佐夫斯基。普京:“惩罚叛徒”图片版权REUTERS
普京说:”叛徒的下场总会很悲惨。”
他最近说,斯克里帕尔是”叛徒”,”人渣”。BBC俄语报道说,2010年6月,美国逮捕了10名情报人员,他们被指向俄罗斯对外情报局提供情报。另外还有一人在塞浦路斯被捕,此人保释后失踪。据说此案同俄罗斯对外情报局在西班牙的一名雇员有关。据说上述10人在美国被捕后,这名在西班牙的特工设法潜逃。美国联邦调查局指一些苏联情报官员在2000年后的几年中在美国城市郊区定居,他们从俄罗斯对外情报局得到资助。在2010年7月,在美国被拘禁的10人被用来交换在俄罗斯被捕的4个人。这4个人当中就有今年3月在英国成为“毒杀”目标的俄罗斯双面间谍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被交换回到俄罗斯的10人中有着名的“美女间谍”安娜·查普曼(Anna
Chapman)。2013年美国中情局和国家安全局(NSA)的特工斯诺登(Edward
Snowden)从香港逃到莫斯科时,安娜·查普曼还表示愿意嫁给斯诺登。俄罗斯总统普京在7月晚些时候接见了交换回来的10人。会见后普京说:“没什么可说。我已经说过这是背叛的结果,叛徒的下场总会很悲惨。”据信,俄罗斯对外情报局的前上校波特耶夫(Alexander
Poteyev)泄密导致那10人在美国被捕。2016年俄罗斯报道了波特耶夫的死讯。不过2018年10月BBC和美国新闻网站Buzzfeed报道说,波特耶夫并没有死。BBC记者
马克·厄尔本(Mark Urban)
在《斯克里帕尔档案》一书中说,美国认为俄罗斯情报机构透露变节者死讯的目的是企图发现变节者的住址。斯诺登案:美俄对抗美国前特工斯诺登(Edward
Snowden)2013年逃离美国泄露情报机密是美国情报界遇到的最大失败之一。斯诺登透露了美国情报机构进行大规模信息收集的“棱镜”计划,以及美国电信公司同情报机构合作的秘密。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2013年美国中情局和国家安全局的特工斯诺登逃离美国泄露情报机密是美国情报界遇到的最大失败之一。2013年5月斯诺登抵达香港,将一些秘密文件交给记者。五角大楼报告说,斯诺登盗窃了170万份机密文件,美国军方说大部分文件涉及“美国陆军,海军,海军陆战队和空军的重要部署行动”。斯诺登透露美国安全局通过和美国最大的手机服务公司合作,海量收集美国境内和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公众电话通讯。他还说在2009年20国集团伦敦峰会期间,英国情报机构截听外国政要的电话。2013年6月21日,斯诺登受到美国盗窃国家财产和泄露国家机密的指控。6月23日斯诺登从香港飞往莫斯科,他计划取道莫斯科前往拉美国家或冰岛。但是美国吊销了斯诺登的护照,阻止他飞往其他国家。按照官方的说法,斯诺登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的中专区域生活了一个多月,因为他没有俄罗斯签证。俄罗斯当局说他没有违反俄罗斯法律,俄罗斯情报机构也没有联系过斯诺登。但是媒体报道说,斯诺登的飞机在谢列梅捷沃机场降落后,马上就有一辆挂外交牌照的轿车到飞机前将他从机场接走。媒体还报道,找不到报道中所说斯诺动在机场中专区住的旅馆。7月底斯诺登申请俄罗斯的临时政治庇护,8月初他得到了俄罗斯庇护,并被安置到一个秘密地点。普京通知美国斯诺登得到庇护的条件是“他不能从事危害我们的美国伙伴的活动”。不过俄罗斯得到文件的秘密内容在那以后的几年中一直不断地被披露。美国当局声称,斯诺登个人在技术上无法单独打开并且盗取成千上万份秘密文件。美国方面认为俄罗斯情报机构帮助斯诺登进行泄密。不过这点并没有得到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确认。斯诺登现在还在俄罗斯居住,他的居住许可被延长到了2020年。美国多次要求遣返斯诺登都被拒绝。俄罗斯对斯诺登的居住地点保密,斯诺登从未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也很少公开露面。

资料图:英国右翼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Logo,简称HJS。(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资料图:图为美媒制作的美国中央情报局(CIA: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创意图。(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环球时报1月4日报道)“中国‘锐实力’触角继续延伸,英国人也开始警觉”,2日,“美国之音”(VOA)以此为题报道说,一家位于伦敦的外交政策智库日前声称,自2014年以来,中国在英国公众辩论中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他们通过各种手段“压制”针对中国的不同声音。

(环球时报8月18日报道)“美国之音”(VOA)16日报道称,美国情报界多个消息源证实,中央情报局(CIA)提供给在中国的间谍及其上线使用的一个以网络为基础的联络通信系统,疑遭中国国安部门破解,导致至少30名美国间谍被准确地铲除。

与此同时,英国广播公司(BBC)也刊文表达“担忧”,称中国“间谍”正在以各种身份、通过各种形式渗透英国。对此,中国网络安全专家秦安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声音最近频繁出现的背后可能是美英在情报安全领域的又一次联手,但其论调充满偏见和冷战思维,“仿佛还停留在上个世纪”。

去年,美国《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最先报道称,从2010年下半年开始的两年内,中国当局在美方还没有反应过来前,快速地破解了美国在华的间谍网。而美国情报界经过多年调查也无法确认具体原因。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15日说,此案被认为是中情局数十年来的最大败笔。8年后的今天回溯发现,用于联络各线人的拙劣的通信系统是罪魁祸首。

据“美国之音”(VOA)援引英国极右翼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JS)的报告称,该智库在英国议会大厦举办活动时,中国驻伦敦大使馆的官员曾多次出现,给活动中对北京提出尖锐问题的人拍照,以此作为恫吓手段,而这种威慑还只是中国在英国干预活动的“冰山一角”。该智库亚洲研究中心主任约翰·海明斯甚至称,自己的电子邮箱可能遭到入侵,据微软公司的监测,这些网络入侵行为的背后是国家支持。

该杂志援引现任及前任中情局官员透露的消息称,该通信系统最初用于中东地区的谍报活动,被认为安全可靠,不可破解,于是被转用于中国。这个系统让在中国的间谍及其上线可以通过电脑和网络联系,摈弃了一些更传统的秘密方式。加密的、用后消失的系统过去用于发展新间谍,以防对方是双面间谍,且本应与中情局的主要通信系统分开。但中情局不知道的是,一个技术错误使该系统连上了中情局所有可接触机密人员使用的主要通信系统。

除了“美国之音”,BBC和《泰晤士报(The
Times)》日前也刊载文章,炒作“中国间谍”正日渐成为英国的威胁。“英国国家安全部门的工作人员私下称,他们也看到其美国同行所看到的现象”,BBC称,但比起美国,英国政府的态度更为低调谨慎。不过,现在已有迹象显示,在华盛顿敦促其盟友采取对华联合行动的背景下,英国或将在这个问题上“发出更大声音”。

“美国之音”称,美方显然低估了中国的能力。中国相关部门成立了一个专门小组破解这套系统。目前仍不清楚中方是如何最终辨认出这些美国间谍的,但结果令美国官员震惊。

据BBC称,英国安全官员尤其担心英国大学正在成为中国“间谍”瞄准的对象。它举例称,英国一家主要的工程公司正在与中国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合作研究一些先进材料,而这家大学和中国军队与政府都有密切联系。此外,一些英国大学也与国防科技大学有学术论文方面的合作,其中大部分涉及航空航天。“尽管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些合作涉及间谍活动,但这种合作的程度让一些研究中国影响力的人士感到担忧”,BBC评论称,“对这些活动的监督似乎很少。”

对于报道中所涉内容,《外交政策》杂志报道称,美国中情局、联邦调查局以及国家安全局都拒绝发表评论。中国驻美国大使馆也未回复置评请求。

英国的“担忧”还有另一个原因:“所有国家都会进行间谍活动,但西方官员认为中国采取了一种不同的运作方式。”BBC分析称,“中国有一项专门瞄准商业信息的总战略,用来支持通常是国有企业的中国公司,而这是西方间谍不做的事情。”

中国网络安全专家秦安3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纵观这些报道罗列的所有事例和论点,可以看出其间充满莫须有的猜测,更缺乏逻辑性和法治意识。“连自己邮箱到底是否被入侵都没有确定,就可以认定是国家支持的间谍行为么?使馆到议会拍照恐吓,在自认为民主法治的英国真可能发生么?”秦安说,“这种攻击充满冷战思维。也许有些人士身体进入了新纪元,但脑袋还停留在上个世纪。”至于西方情报界“担忧”的所谓中国的“间谍运作方式”,秦安则表示,这正反映出西方情报界最近出现的一种趋势,即把国家安全与贸易分歧、军事情报与商业窃密等性质完全不同的事情刻意混为一谈,这一点值得中国高度警惕,不应掉入西方刻意设置的话语陷阱中。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